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已经不在南方了

日子久了,连鸽子也知道烟是有毒的,慢慢它们就学会绕着烟囱飞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多数时候 我就像 冬天里的荆棘 冷 多刺 还是受潮的 点不着

网易考拉推荐

楼与树  

2009-09-09 15:59:27|  分类: 吐槽需要理由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Mahi,我描述不了目前住的是什么样的地方,或者更准确说我懒得描述。总之就是一个铁栅栏围成的寨子,高楼撮成堆,穿插一点灌木、速生杨。可能是怕它们长得太快太粗大,隔老远才种一棵。其实整个北京都是这样的,冬天的时候从飞机上往下看,一盘回环缠绕又稀松可怜的爆肚,沿上是浅灰色的霉菌。这顾盼自雄的新帝都,我迄今到过的最叫人倒胃口的地方之一。
没谁愿意闭目塞耳活在一个叫内心世界的不靠谱空间里,都是逼不得已。哪里值得被审视被托付性命,眼看他楼起了,楼塌了,马路被只手抹掉——我当然不是赶热闹说莲花河那档子破事,但不能否认那个直挺挺的躺楼,充满悲剧性的诗意,和荒诞的宿命感。这个国家鼓捣土木的态度就像青春期少年谈恋爱,潦草随便精力无限,钢筋水泥的代谢速度短过于人际关系。管你旧境难丢,照样舆图换稿。还有,它们都不属于你,和你没关系。只有楼宇间的穿堂风,在某些时刻抚慰过你,或者扇过你耳光。但同样引发不了任何情绪。相比之下,树之枯荣当然更从容、恒久、尊严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06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